3.20.2005

她憑什麼?



她 憑 什 麼 ?
原本住紐約的大姐搬回台灣定居已經數個月。 對狗過敏的她卻對家裡的狗非常疼愛。 經過了幾個月與阿八的相處,她也漸漸的知道如何有效的發號施令。 這個星期也因我工作忙碌,她常常趁著好天氣時帶著阿八在家附近走走,吹吹風。 今天下午還因家裡有客人在,八八不聽話,而撥了手機來問我該如何讓這任性的孩子聽話。 她對阿八的愛讓我對她越來越放心,也很高興家裡多了個人可以有能力帶阿八外出。 或 許是我的太放心,造成了今日的大悲劇。

晚上和狗友們聚會吃飯後,十二點回到家。 和剛回國的爸爸坐下聊天時,阿八也坐在身旁。 摸著他,眼睛瞄到大腿上的毛似乎短了一些,原本以為可能是睡覺壓到毛變的不順,越看越覺得不對勁,似乎是被修剪了。 和爸爸聊完天,大姐剛好找我去客廳,邊吃宵夜邊和我說下午她照著我在電話裡說的方式對付阿八的結果。 此時我發現事態不對勁,站著的阿八腿部的毛非常的凌亂,我就問姐姐說你是不是幫他剪毛了? 她笑著說對呀,就在這個時候,發現連胸毛也出現了像狗啃般的層次,連阿八前腳美麗的黃金飾毛也整個變成齊的。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回到台灣後一直沒有幫阿八剪毛的唯一原因是對台北寵物美容師沒有信心,深怕他們不小心給剪壞了,所以一直還在徵求朋友們的推薦。 這個理由也很清楚的傳遞過給大姐。 幾個月前當我在幫阿八輕微的修剪時,大姐拍著胸部說交給她,她可以剪的很好,剪到一半時我卻退縮,跟他說算了,不要再剪了,如果剪壞的話我會跟她翻臉。 事情才沒幾個月,我不相信她已將這段對話忘記。

她可以為了想知道如何對付阿八來打手機給我,我不懂為何要幫他剪毛前不可以先來電徵求我的允許? 一個對狗毫無知識的人,我不懂她憑什麼自以為是的知道黃金的毛該是什麼樣子才叫做漂亮? 一個號稱自己剪髮手藝好的人,在她剪到一半時,應該也發現了自己高估了自己,我不懂那為何當時她不停止這錯誤繼續下去? 我曾經這麼清楚的說過不要她剪,她卻毅然決定要下手,我不懂一個年近四十的女人怎麼可以這麼不尊重狗的主人? 更讓我不懂的事是,在我生氣的抗議她的行為時,她居然還笑的出口。 難道她活了這麼多年還不懂得當人相信她時,不代表同時賦予她隨心所欲的權力? 雖然阿八的毛遲早有一天會長回來,我卻怒氣難平。 她憑什麼濫用我對她的信任? 她憑什麼這麼自以為是? 她憑什麼這樣將我處心積慮照顧的毛髮搞成這付狗啃的樣子? 她以為她是誰?


*照片是過年時期照的,也該是各位近期內唯一看的到阿八從前美麗毛髮的樣子。